返回上一頁 第兩千九百五十五章 是我干的 回到首頁

第兩千九百五十五章 是我干的
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兩千九百五十五章 是我干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兩千九百五十五章是我干的

柳冰冰車子撞入大海,飄浮幾下就沉了下去。

不等其余保鏢沖下車救人,海面就恢復了平靜。

十幾個柳氏保鏢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。

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,即將大權在握的柳冰冰會掉入海里。

隨后,他們吼叫不已,一半人跳下海尋找,一半人拿起手機匯報。

忙活幾個小時后,柳冰冰和幾名親信被撈了出來。

只是已經死不瞑目……

葉凡獲得柳冰冰橫死消息后,卻沒有太多的欣喜,似乎一切在預料之中。

他悠哉給宋紅顏和凌安秀涂完趾甲油,然后才坐入車里離開了海邊。

柳冰冰死了,不代表事情結束了,相反,這只是剛剛開始。

“嘩啦!”

下午四點,天空陰沉,歐陽媛在一間恒溫泳池游泳。

來回二十圈后,她就靠在岸邊微微喘息,臉頰紅彤彤的很是滋潤。

雖然有點年紀,但天天保養的她,依然膚白貌美的像是三十歲少婦。

只是她的笑容很快被下屬帶來的消息擊潰。

一個金發女郎快速走到歐陽媛旁邊開口:“董事長,不好了,柳冰冰出事了。”

歐陽媛抬起頭聲音冷森:“出事了?她能出什么事?”

在她看來,納蘭華再不爽自己的安排,也沒有膽子對柳冰冰下手。

金發女郎擠出一句:“柳冰冰去黑箭商會總部的路上車子失控,扎入大海被水淹死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歐陽媛聞言身軀一顫,嘩啦一聲從水里跳出來:

“柳冰冰撞入海里死了?”

“這怎么可能?”

她連連發問:“這是一起意外還是有人搞事?”

金發女郎身軀微微繃緊,低著腦袋回應歐陽媛:

“現在還不清楚是操縱失誤還是有人謀殺。”

“不過我們的保鏢十五分鐘前已經把車子和尸體撈出來。”

“技術人員正在調查車子剎車和行車記錄儀數據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估計明天早上就會有答案出來了。”

她還打開一個平板電腦,把現場事故場面給歐陽媛查看。

歐陽媛掃視一番后冷冽出聲:“查,一定要給我徹查,看看是不是納蘭華搞的鬼。”

“夫人,不用查了!”

就在這時,一個慵懶散漫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:

“柳冰冰就是我弄死的。”

“柳冰冰讓車子失控設局凌安秀,我也就讓車子失控要了她的命。”

“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。”

“這也是給整個橫城勢力包括夫人一個警告。”

“誰敢對凌安秀搞事,我就以牙還牙十倍報復。”

來人語氣有著一股不容置疑的態勢,也讓幾十個歐陽保鏢從暗中閃出。

“葉凡?”

歐陽媛扭頭望向大門口,正見葉凡風輕云淡走入進來。

幾個歐陽護衛想要擋路,卻被葉凡毫不客氣一手掀翻。

其余高手條件反射包圍過去,但被歐陽媛輕輕揮手制止。

“退下吧,你們不是葉少的對手,沒必要自取其辱。”

歐陽媛收起了驚訝神情,抹掉臉上的水珠望向葉凡:

“葉少,殺了人,不僅敢出現我面前,還敢認了這筆血債。”

“不愧是鼎鼎大名的赤子神醫。”

“只是葉少不覺得這樣太囂張太跋扈了嗎?”

歐陽媛盯著葉凡冰冷出聲:“還是覺得橫城沒有人敢跟你叫板?”

“夫人言重了!”

葉凡大笑一聲,緩緩走到歐陽媛面前:

“我這不是囂張也不是跋扈,而是跟夫人坦誠相待。”

“柳冰冰被我弄死了,我認了。”

“這不僅可以讓夫人精準鎖定我這個兇手,也能減少夫人的胡亂猜疑。”

“這節省了夫人無數精力物力,也避免夫人陣營猜忌橫生。”

“你覺得呢?”

說話之間,葉凡還扯過一條白色毛巾,輕輕裹在歐陽媛的身上。

動作的從容,笑容的恬淡,都讓金發女郎他們恍惚兩人是情侶了。

歐陽媛沒有動作也沒有抗拒,只是冷冷盯著葉凡哼出一聲:

“葉凡,你害死了我一員干將,還跑來我面前叫囂,不就是仗著我動不了你嗎?”

“我承認,你身手厲害,我的人打不過你。”

“你有五大外使撐腰,我也無法通過錦衣閣壓制。”

“但是我也請你好好看清橫城的大勢。”

“楊賭王、葉禁城以及其余賭王都滾蛋了,你和凌安秀死扛又能扛多久?”

“就算你有能力對抗錦衣閣,難道你一輩子都會留在橫城?”

“如果你不能常年駐守在橫城的話,你的每一次對抗都只是給凌安秀積攢風暴。”

“你能承受的大風大浪,凌安秀和凌氏是承受不住的。”

歐陽媛毫不客氣警告著葉凡:“哪天你不在橫城或有意外,凌安秀必定是滅頂之災!”

只是盡管她言辭激烈還高高在上,但心里卻有一絲說不出的無奈。

歐陽媛是發自內心的想要弄死葉凡,然后拿他的腦袋給女兒給賈子豪祭祀。

昔日的血仇,不僅沒有因為時間流逝而消散,反倒在內心深處越來越刻骨。

只可惜,比起無法窺探葉凡實力的納蘭華,歐陽媛對葉凡情況了如指掌。

也正因為對葉凡情況清楚,歐陽媛才會有著難于復仇的絕望。

就連長孫司玉也不止一次警告她不準用暴力手段對付葉凡。

所以歐陽媛只能拿著凌安秀色厲內荏的威脅。

歐陽媛追問一句:“你今天過來,是向我炫耀你殺了柳冰冰,還是向我開戰?”

葉凡沒有在意歐陽媛的警告,動作輕柔給她裹好毛巾:

“夫人,我今天不是來刺激你的,也不是對你開戰的。”

“我是來跟你和談的。”

葉凡把歐陽媛按在太陽椅上:“我想要凌氏家族跟你在橫城共存。”

共存?

歐陽媛俏臉微微一冷,目光銳利盯著葉凡:

“你要求和?”

她不喜葉凡叫自己夫人,但知道拿這扁犢子沒辦法,只能任由他稱呼了。

葉凡拿過茶幾上的熱茶,給自己和歐陽媛倒了一杯笑道:

“以前年少輕狂,滿腦熱血,喜歡你死我活。”

“但這一年,經過各種磕磕碰碰社會毒打,我感覺萬事還是以和為貴好點。”

“這也是黑箭商會再三得罪凌安秀,我卻寬宏大度放過納蘭華的緣故。”

“凌氏倉庫著火、凌安秀車禍、熊六王子被設局,這些足夠我崩了納蘭華和黑箭商會。”

“而且我廢了他們,你也奈何不了我,更是無法告狀。”

“可就是這樣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我不僅沒有借題發揮對付夫人,還什么都不要放過納蘭華。”

“黑箭商會也完好無損,繼續給夫人賣命。”

葉凡言語真摯誠懇:“所以夫人應該能夠看到我的和談誠意。”

葉凡向歐陽媛告知自己高抬貴手的緣故,不是自己欣賞納蘭華,而是對歐陽媛伸出橄欖枝。

歐陽媛翹起雙腿盯著葉凡哼道:

“你想要和談,還殺了柳冰冰?”

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https://vodtws.com/Read/604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