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兩千九百五十二章 狗急跳墻 回到首頁

第兩千九百五十二章 狗急跳墻
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兩千九百五十二章 狗急跳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葉凡差一點被酒嗆到。

他以為牛哄哄的納蘭華會搬出歐陽媛或者長孫司玉保命。

不然怎么會身處絕境還風輕云淡讓自己行個方便?

結果納蘭華直接跪在面前。

這太出葉凡意外了。

不過這也激起了葉凡一絲興趣。

“葉少,對不起,我無知,我愚昧,我有眼不識泰山。”

納蘭華用極其卑微的目光看著葉凡,還啪啪啪給了自己六個耳光:

“我不該冒犯凌小姐,不該冒犯葉少。”

“我愿意賠償凌小姐一切損失,我也愿意接受葉少你的懲罰。”

“我保證,以后絕對不再打凌氏賭場的主意!”

“我還可以全力周旋凌氏集團和歐陽董事長之間的矛盾。”

“只希望你能給我和黑箭商會一條活路。”

“我可以賠十億,可以斷一條腿,可以去工地搬磚,可以把我擁有的送葉少一半。”

“只要讓我活著,讓我享受足夠體面,我什么都可以答應你。”

他好不容易從監獄里面出來,好不容易重新擁有富貴,實在不想現在就死去。

“態度不錯,也看得出你真是后悔,只可惜晚了。”

葉凡抿入一口紅酒,目光淡漠看著納蘭華:

“五大使沒有出現之前,你這些條件,我可以接受。”

“但五大使出現了,你再說這些東西,就已經沒有意義了。”

葉凡語氣玩味:“你跪的有點慢了。”

納蘭華一摸臉上的血水,做著最后的努力:

“葉少,我是橫城老牌地頭蛇,黑箭商會也即將成為橫城地下世界的王。”

“我對你肯定有好處有價值的。”

“葉少不方便干的事情,我可以代勞。”

“葉少不方便沾染的血,我可以沾染。”

“而且我還可以白紙黑字向葉少承諾,我在橫城取得的任何利益分葉少七成。”

納蘭華掏心掏肺:“這樣一來,葉少每年都可以躺著從橫城拿走不少錢財。”

他很是后悔開始為什么不答應葉凡四個條件。

那時候代價雖然也慘重,但不會傷筋動骨。

只是再怎么后悔再怎么不甘也沒意義了,他現在就是案板上待宰的魚兒了。

葉凡瞇起了眼睛:“會長,有點魄力啊,直接分我七成。”

納蘭華呼出一口長氣:“這是我對葉少的誠意!”

“如果葉少覺得這條件還不夠,還是需要給凌小姐出氣,你可以捅我兩刀泄泄恨的。”

“你想要什么賠償,只要我能夠滿足,我一定無條件賠償。”

“實在不行,我可以把我全部家產都獻給凌小姐。”

說到這里,他打開自己手機,調出一張清單,愿意散盡千金化解今晚危機。

這固然會讓他這些日子的打拼白費,但只要能夠保住性命和黑箭商會,那就一切值得。

因為他可以通過黑箭商會重新賺回來。

“喲,又別墅又游艇,還有這么多古玩黃金債券。”

葉凡捏起清單細細摩擦:“這里怕是有二十億,看來這些日子撈不少啊。”

納蘭華擠出一個笑容:“葉少喜歡就拿去……不,這是我對凌小姐的賠償!”

“二十億不少,但我不缺!”

葉凡手指一揮,把納蘭華的清單丟了回去,語氣不咸不淡:

“而且你這些錢,沾染太多鮮血。”

“你出來才幾天,就撈了二十個億,這背后少說幾百個妻離子散的家庭。”

“我收不起這一份厚禮,凌安秀

也不可能要你這個賠償。”

葉凡靠在沙發上拒絕了納蘭華的獻禮。

納蘭華微微一怔,沒

想到葉凡能夠拒絕二十億,這心性超出他想象。

這也讓納蘭華又高看了葉凡幾分。

隨后他追問一聲:“不知道葉少需要什么?”

葉凡沒有直接回答,只是看著納蘭華開口:

“你是歐陽媛的狗,你今天坐擁的一切,也是靠著歐陽媛起來。”

“而歐陽媛跟我是死對頭,她也要一統橫城賭界,凌氏賭場勢在必得。”

葉凡問道:“你現在向我求饒,還獻出一切保命,不擔心被歐陽媛知道,把你弄死?”

納蘭華呼出一口長氣,苦笑一聲回應:

“我當然知道這樣做會讓歐陽董事長震怒。”

“可我現在除了向葉少低頭,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。”

“今晚不平息葉少的怒火,估計我活不到明天天亮。”

“所以我只能竭盡全力過了今晚再說。”

“歐陽董事長會不會認定我是叛徒,會不會生氣弄死我,那是以后的事情了。”

“而且我相信,只要葉少肯繞了我,肯給我體面,我很大概率能夠熬過歐陽董事長一關。”

“因為這個休息室只有咱們兩個。”

“我是忠是壞,有很大周旋空間。”

納蘭華擠出一句:“大不了到時再跪一次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能屈能伸,是一個人物。”

納蘭華趁熱打鐵:“葉少,不知道需要我做些什么才能讓你高抬貴手?”

葉凡臉上掠過一絲笑容,拍拍納蘭華的肩膀開口:

“不用了,什么都不用了。”

“我進來之前確實想要弄死你,但看到你剛才一跪以及滿滿誠意上,就一笑泯恩仇吧。”

“二十億家財我不要了。”

“捅你兩刀出氣不要了。”

“橫城未來七成利益也不要了。”

“就是凌安秀跟歐陽媛的

矛盾也不需要你化解了。”

“總之,什么都不需要了。”

“今晚的事情就過去了,咱們算是不打不相識。”

“只是黑箭商會以后不要再招惹凌氏集團就行了。”

說完之后,葉凡就一口喝完了紅酒。

什么?

什么都不用了?什么都不要了?

納蘭華聞言震驚不已。

他原本以為今晚不死也要傷筋動骨,他也做好散盡家財甚至做狗的打算。

可沒有想到,葉凡不僅沒有從嚴從重處罰他,還什么都不要補償就放過他。

這讓納蘭華跟做夢一樣。

他精神恍惚看著葉凡:“葉少,你是說,今晚的事情算了?”

“你我恩怨一筆勾銷!”

葉凡擺出一副寬宏大度的態勢:“你剛才一跪已經讓我息怒。”

“所以我也就不需要你什么捅刀什么賠償。”

葉凡落地有聲:“換句話說,你的能屈能伸贏得了我的欣賞。”

納蘭華頓有士為知己者死的受寵若驚:“葉凡——”

“好了,別多說了,事情過去了。”

葉凡摟著納蘭華的肩膀笑著出門:“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。”

“以后你和黑箭商會不準再對安秀和凌氏捅刀子。”

“我們做不成朋友,也不希望做敵人。”

葉凡輕聲一句:“明白,明白!”

納蘭華連連點頭:“明白,明白!”

這種小要求,他怎么可能不答應呢?

隨后,葉凡和納蘭華就勾肩搭背談笑風生走出休息室。

黑箭商會等人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。

柳冰冰的瞳孔則縮了一下。

十分鐘后,葉凡帶著凌安秀和五大使他們撤出酒宴大廳。

黑箭商會骨干他們原本忐忑不安的暴風雨就這樣悄然散去。

無數人目光聚焦納蘭華,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擺平了葉凡。

回去的路上,凌安秀坐在保姆車里,給葉凡倒了一杯茶水:

“今晚我還以為你哪怕不弄死納蘭華,也會讓他付出巨大代價呢。”

“沒想到你讓他完好無損從休息室出來。”

“而且你還放棄連根拔起黑箭商會的機會。”

女人問道:“怎么,你把納蘭華策反了,讓他替我們對付歐陽媛?”

葉凡抿入一口熱茶:

“我進去之前,確實想要威逼利誘策反納蘭華。”

“但進去之后,我卻改變了念頭。”

“因為我發現,納蘭華雖然喊著愿意付出一切,甚至替我沾染鮮血,但一直避開歐陽媛這話題。”

“他可以獻出自己錢財、可以捅自己刀子、可以讓出自己未來利益。”

“但他沒有說過一句,愿意對付歐陽媛。”

“這說明他對歐陽媛的知遇之恩還是充滿感激的。”

“這種情況下,威逼利誘策反他,沒多少價值,反而會讓他隨時咬我一口。”

葉凡嘆息一聲:“而不能策反他心甘情愿對付歐陽媛,二十億補償未來七成利益也就沒有意義。”

凌安秀點頭附和:“也是,我們跟歐陽媛不死不休。”

“不弄死歐陽媛,要那點沒意義,而且未必就能順利倒手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相反,弄死了歐陽媛,整個橫城利益都是我們的,更不在乎什么二十億和七成灰色蛋糕了。”

“沒錯!”

葉凡低頭吹著茶水:“所以我什么都不要就放過納蘭華了。”

凌安秀問道:“這會不會太便宜他啊?”

葉凡目光深邃了起來:“我放過他,不代表歐陽媛會放過!”

“一條狗不肯咬主人,那就讓主人逼得狗去跳墻……”

(本章完)

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https://vodtws.com/Read/604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