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2972章 互幫互助嘛 回到首頁

第2972章 互幫互助嘛
農家小福女第2972章 互幫互助嘛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“你也太小看我了,我是沒什么功夫,但我是大夫啊,不信你問大吉,她是不是很適合習武”

白善就扭頭看向跟在后面的大吉。

大吉:“是。”

白善瞪圓了眼睛,“還真是她適合什么功夫”

大吉道:“其他還未知,但她一定很適合硬功。”

頓了頓又道:“她要是練習郎主從戒嗔大師那里學來的功夫,會比郎主你更適合,就看悟性怎么樣了。”

周滿道:“她很單純,我覺得天尊老爺素來公平,她既然心思純凈,那必定另有天賦造化,所以我賭她悟性不錯,十碗酸梅湯,賭不賭”

白善:“一天半碗的喝嗎”

周滿沉默了一下,最后還是憋屈的應下了。

她最近很喜歡喝酸梅湯,要不是心里告訴自己孕婦不宜多喝,她恨不得一天兩碗的喝,但她覺得一天一碗還是可以的,但白善認為解暑的方法有很多,所以剝奪了她喝酸梅湯的樂趣。

白善也覺得她應該賭對了,但依舊點頭,“行吧,那就賭十碗酸梅湯。”

不過這也不是馬上就能知道的事,要考她在習武上的悟性,最少要等她的傷好了再說。

倆人并肩走到一扇門前,大吉上前敲了敲門。

門房打開門看見是他們,立即將兩扇門打開,躬身笑道:“周大人,白縣令,公主和駙馬爺已經到了,現在都在后院呢。”

白善點了點頭,牽著周滿的手進去。

這是殷或剛買下來的宅院,他大概是嫌棄縣衙太吵,所以干脆買了院子搬出來,離縣衙也不遠,距離白二郎他們買的院子更近,就在隔壁。

現在白二郎就在和他商量著是不是在兩家的墻上開一道門,“這樣進出也方便些,你一個人住,要是不想做飯了,還能到我家來吃。”

殷或很淡然,“廚娘做飯,我不麻煩。”

“吃不完不浪費嗎”白二郎極力勸說。

“還有下人呢,不會浪費的。”

殷或搬出縣衙后院就是嫌吵,又怎么會在墻上開門

要不是北海縣的房子實在少,又難買,他其實更想和白二郎住對門,而不是住墻靠墻。

再開一道門,那和同住一個府苑有什么區別

見周滿和白善到了,殷或立即轉開話題,“聽說你今天收了三十多個人”

“對,”白善笑道:“都已經安排下去了。”

明達其實有些不理解,“你近來招募的人也不少了,還要再招多少人”

現在城外官田上的人已經快兩百數了,這樣的架勢,要不是正值太平盛世,主事的又是白善,她幾乎要以為他心懷不軌了。

白善道:“來多少我收多少,不過我自己預估過,除了聽到消息過來的流民數量不可控外,其他縣過來的人應該不會超過五百人。”

不僅明達公主,連白二郎都忍不住嚴肅了些,他看了看明達,又看看白善,代替她問道:“那算上流民和本縣的人,豈不是有可能上千人”

“對。”

白二郎眨眨眼,“你該不會想著把縣衙的官田都耕作起來吧”

白善道:“是這么打算的,但這一千人也未必能種完,所以我說我來者不拒。”

“當地百姓不會有意見嗎”便是白二郎都知道,“那些官田本來應該是分給他們成丁的。”

白善道:“我也沒說不分給他們,只是現在他們還沒有成丁分地,而我不想土地荒廢,所以先叫人耕作起來。”

“可是”白二郎隱隱覺得哪兒不太對。

殷或放下了茶杯,問道:“可是這些長工在這里做久了,將來他們耕作的官田要分給成丁,他們又該去往何處呢”

白善道:“所以我還每年還需要一部分役丁去開露地養地,將生地養成熟地。”

殷或恍然大悟,然后便忍不住笑起來,“你倒是算計得夠長遠,就不知下任縣令能不能如你這般堅持了。”

要是能繼續白善的政策,那么自然是不怕新生兒成丁后無田可分。

周滿道:“現在過來投奔的人,要么是已經到了絕路,要么是快到山窮水盡的時候,我們總也要顧念他們的。”

當下的人,有勇氣離開家鄉的人不多,而一無所有背井離鄉的人更是少,能找到北海縣這里來打長工的,多半是沒別的活路了,他們總不能為了將來可能長成的成丁就把不管這些人吧

白善道:“雖說我當下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北海縣,看著似乎是在和其他州縣爭利,但最后獲利的卻是到這里來的每一個百姓,他們也都是大晉的子民。”

“甚至等北海縣穩定下來,周遭州縣也會因北海縣受益,”他道:“我素來認得清自己的位置,我是北海縣的縣令,但也是大晉的官員,公主大可放心。”x

明達笑道:“你的忠心我自然是放心的。”

她不過是害怕他過于年輕,因為好大喜功,攤子鋪得太開,若是掌握不住崩了,到時候受罪的還是治下的百姓。

周滿卻對白善很有信心,和她道:“這也不是他一個人在做,你們不是在幫忙嗎”

她道:“你、殷或和白二,誰沒有握國之才呢我不信我們這么多人還管理不好一個縣。”x

明達:“我”

“對啊,”周滿理所當然的道:“你上次還幫我們看賬本了呢。”

明達:她不是幫的白二嗎

哦,對,白二是幫的白善。

看著笑瞇瞇的周滿和白善,明達這才想起來,他們似乎是不知不覺間插手了很多東西。

明達想扶額。

白善則鼓勵他們道:“等江南鹽場穩定,我一定在陛下面前為你們請功。”

皇帝的女兒和女婿:“謝謝”

并不想要功名,也不會出仕的殷或:

周滿覺得肚子餓了,忍著沒去摸肚子,而是左右看了看后問:“我們晚上吃什么”

殷或回神,和她道:“我知道你最近嫌棄熱,今日有道人拿了些野菜來看我,我讓人拌了涼菜,酸酸脆脆的,你可以嘗一嘗,或者開胃。”

周滿立即連連點頭。div

農家小福女 https://vodtws.com/Read/57667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