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三千三百四十章 開戰 回到首頁

第三千三百四十章 開戰
萬古神帝第三千三百四十章 開戰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虛法站在神山之巔,俯看玉蟒君的神境世界,視線鎖定張若塵,揚聲道:“來得好,正愁不知何處去尋你。”

空焰神山上,上千位精神力修士齊齊舉起法杖,插在身前地面,嘴里念誦古老咒語。

一道道精神力通過法杖,傳入神山。

神山上的土壤,完全變成金色,火焰更加旺盛。

最頂端,虛法身旁的那棵七丈高的金色神樹快速生長,很快化為參天巨木,枝葉展開后,將神山山體包裹。

虛法雙手舉過頭頂,嘴里念著詭異咒語,身上浮現出與神山一樣的金光。

神山爆發出來的精神力波動越來越強

“轟隆!”

驀地,夜叉祖神殿在虛空顯化,殿宇如城池般巨大,又如方形的天體,狠狠與空焰神山撞擊在一起。

整個星空都在震動,周圍空間大范圍崩塌。

金色火球就像流星雨一般,在宇宙中四散飛出去。

站在金色神樹下的虛法,目光一沉,凝看向一層層金色火焰外的夜叉祖神殿,道:“玉靈神,你夜叉族滅族之日就在近日,還敢在此放肆”

玉靈神站在神殿中,與虛法隔空對視,笑吟吟的道:“是誰的滅族之日,還未可知呢!”

“嘭!”

夜叉祖神殿再次撞擊下去。

神殿四周一座又一座神陣顯化出來,釋放出各種不同的毀滅力量,有瀑布般的雷電,有撕裂蒼穹的劍光,有高達萬里的夜叉先祖光影

宇宙中的交鋒,一旦上升到戰爭層次,拼的絕不只是當世修士的修為戰力。

更要拼底蘊,拼先祖。

看誰家先祖中誕生出來的強者更多,留下的手段更強,底蘊更深。

空焰神山和夜叉祖神殿的交鋒,就是艷陽文明和夜叉族底蘊的碰撞。

一次又一次的轟擊中,空焰神山上一些精神力不夠強大的修士,七竅流血,身體軟倒在地上。

倒下的精神力修士越來越多,本是信心十足的虛法臉色逐漸變得凝重。因為他看出,夜叉祖神殿中不僅有玉靈神,還有精神力八十階以上的存在。

“嘩啦啦!”

水流聲響起。

一條黑色天河,從夜叉祖神殿中飛出,撞穿空焰神山的一層層防御。

黑色天河并非真實存在,而是精神力幻象,是黑水神杖的力量外散凝化而成。

神妭公主從張若塵那里借來黑水神杖,闖入空焰神山。

一杖揮出!

“噗!”

“噗嗤!”

籠罩艷陽文明精神力修士的金光被擊散,一大片修士倒地不起,有的頭顱直接炸開,有的嘶聲慘叫,精神力遭受重創,如同瘋魔。

虛法認出闖入進來的神妭,冷斥道:“神妭,你敢闖空焰神山”

“艷陽文明雖曾誕生過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存在,但精神力修行早已衰落,就憑你虛法,本公主為何不敢闖空焰神山”

神妭公主手持黑水神杖,腳踩一條黑色天河,直向山頂而去。

她很清楚,艷陽文明的那位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存在誕生于十分久遠的過去,就算空焰神山保留下來了那位的部分手段,也絕對被歲月的力量磨滅了無數。

自古以來,無論多么強大的神靈,一旦隕落,留下的力量每個元會都會大幅度削弱。

更何況,夜叉祖神殿牽制了空焰神山大部分力量。

神妭公主一路打上神山山頂,凡有阻擋者,全部被精神力掀飛。

她揮杖擊出,劈向虛法頭頂。

“轟!”

虛法身周出現大量符光,將黑水神杖擋。

與此同時,金色神山爆射出一道道金芒,如萬千金色戰劍擊向神妭。

金芒被黑水天河擋住,無法傷到神妭公主。

下方。

張若塵已是果決出手,手持戰斧,將玉蟒君持著戰錘的手臂劈落下來。

奪過戰錘后,他一手持錘,一手持斧,抵擋九首骨蛇噴涂出的九道死亡光束,快速接近過去。

在逼近到十里之內后,張若塵騰飛起來,身法速度快到極點,一腳踩在九首骨蛇的其中一顆頭顱上。

揮斧劈下。

“刺啦!”

九首骨蛇的一顆頭顱被斬落,重重墜向地面。

玉蟒君艱難的重新凝聚出手臂,看向遠處正在交鋒的張若塵和九首骨蛇。只見,九首骨蛇的第二顆頭顱已被打爆,化為碎骨飛射。

他對九首骨蛇頗有了解,知曉這具骨身的前世,是一尊非常了不得的無量強者,很可能是一個時期的諸天。

換言之,他擁有諸天的骨身。

當然,無盡歲月過去,諸天的骨身神力消散,規則不存,強度被時間腐蝕。但就算如此,有新生體的修為加持,怎會被一個無量之下的修士這般輕易的打碎

想到以自己的修為,都幾個回合就被張若塵斬掉一臂,奪走了戰兵,頓時玉蟒君渾身冒寒氣,深刻認識到這個小輩的可怕。

“此子很古怪,不可力敵。走!”

玉蟒君收起神境世界,徒手劈開空間,欲要遁入虛無世界。

“嘭!”

日晷從虛無世界中飛出,重重撞擊在他身上。

石頭與石頭相撞。

顯然日晷更加堅硬,玉蟒君身上神光暗淡了不少,胸口被晷針戳出一個大窟窿,附近裂痕一道道。

浩蕩的時間神海,以日晷為中心顯化出來,明亮耀目。

修辰天神風姿綽約,站在神海中心,長發飛舞,越來越有女人味,眼眸中充滿輕蔑,道:“本天神在此,你想往哪里逃”

玉蟒君血玉般的身體,綻放出璀璨霞光,腳踩神靈步,向與修辰天神相反的方向遁去。

但,受時間力量影響,他邁步速度極慢。

成功邁出十二萬九千六百里,卻發現修辰天神已先一步出現到他前方。

“在本天神的一神靈步之內,誰都休想逃走。”

修辰天神纖細的右臂優雅抬起,凝出一道大手印,迎面拍擊出去。

玉蟒君以奧義,調動天地間的錘道規則,衍化出一柄天地神錘,轟然擊向修辰天神的大手印。

可是修辰天神這平平無奇的一道手印,竟是一種大成的無量神通,直接捏碎玉蟒君凝出的天地神錘,將他打得向下方垂落。

修辰天神追擊上去,打出第二擊。

玉蟒君的神境世界中,釋放出二十多件戰兵,全是至尊圣器。這些年征戰,他滅界無數,殺死的神靈超過十位,奪取了不少寶物。

這些至尊圣器,承受不住修辰天神的力量,被一一擊碎。

每一件至尊圣器毀滅,都如恒星爆碎一般絢爛,釋放出能夠重創神靈的恐怖力量。

這是無量之下最頂尖級別的交鋒,每一道力量都能震顫星空,影響天地規則,讓時空變得混亂。

正在煉化骨兵的小黑,看向遠處星域中的景象,發出羨慕而又心痛的嘆息聲。

心痛的是,一件件至尊圣器就這么毀掉。這些戰兵,每一件在百族王城星域都是一座大世界的祖傳之器。

羨慕的是,修辰天神和張若塵現在都已經傲立無量之下的絕巔,可以碾壓石族、骨族最頂尖層次的強者。

“修辰,你早已不是什么天神,想要殺本座,必要付出慘痛代價。”x

玉蟒君的石身已被打碎一次,雖重新凝聚,但身上依舊裂痕一道道,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狀態。

神境世界被打得崩裂,化為一塊塊百萬里長的大陸,懸浮在星空中。

他感受到了死亡危機,亦知道自己和修辰天神的戰力差距不小,今日想要脫身,只能拼命,只能施展會損傷自身的禁忌手段。

修辰天神最討厭的就是聽到“你已不是天神”之類的話,眼神一沉,道:“怎么,你想自爆神源以本天神如今的神魂強度,你若能自爆神源,今后本天神便隨你姓。”

玉蟒君眼神冷狠至冰點,釋放禁忌手段,壽元、神軀、神魂皆在燃燒。

“玉石俱焚!”

玉蟒君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華,似將整個宇宙都照亮,附近星域中的一顆顆小行星全部崩碎成沙粒塵埃。

修辰天神也修煉極玉天道,知曉“玉石俱焚”這招近乎同歸于盡的禁忌神通。

所謂近乎同歸于盡,指的是施術者會在一瞬間,折損至少兩個元會的壽元,神軀和神魂亦會大量消亡。

付出的代價之大,往往術盡便人亡。

玉蟒君身上的氣息迅疾攀升,很快便達到不輸修辰天神的層次,而且,還在繼續瘋長。x

“嘭!”

地鼎飛來,重重撞擊在玉蟒君身上。

玉蟒君展開燃燒著的雙臂,擋住地鼎,蛇蟒大嘴里發出一聲長嘯,戰意滂湃至極,竟接住了張若塵這一擊。

地鼎另一頭,張若塵一拳擊下。

“嘭!”

地鼎如神鐘般震響,震蕩的本源神力,向玉蟒君一層層傳遞過去,打得他向后爆退。

修辰天神飛了過來,全力催動日晷,以時間力量壓制玉蟒君,向張若塵道:“絕對不能讓他完全施展出玉石俱焚,不然在短時間內,他將擁有乾坤無量級別的戰力。哪怕我們能扛到這種禁忌大術失效的時候不死,也無法阻止他接下來的自爆神源。”

張若塵拳勁一道又一道打出,透過地鼎落到玉蟒君身上,將宇宙虛空一連打爆數千萬里,道:“你明知要殺玉蟒君這種級別的存在極難,就要使用戰術,得慢慢磨死他。或者,等我用地鼎來收拾他,誰叫你將他逼入絕境的”

修辰知曉這次自己玩砸了,低估了對手,因此主動放低姿態,道:“有你在,他能翻起什么大浪”

“轟!”

張若塵和修辰天神一起出手,以地鼎轟碎玉蟒君的神軀和神魂。

修辰天神化為一道玉光,沖向趕赴過來救援的九首骨蛇,腳下衍化出血色修羅戰場,一具具行星大小的亡靈戰神,齊齊揮刀斬向九首骨蛇。

另一頭,張若塵趁這短暫的時間,將玉蟒君收入進地鼎,直接煉化起來。

玉蟒君凄涼而悲憤的聲音,從地鼎中傳出,吼道:“快逃!地鼎是弒神大殺器,張若塵和修辰的修為已經無量之下無敵,我們的所有保命手段、反制手段都會被碾壓再不逃,都得死”

“轟!”

鼎中,玉蟒君自爆神源。

強大的沖擊力,從鼎中爆發出來,形成一道明亮至極的漣漪,但被鼎身上的洪荒世界圖文化解。div

萬古神帝 https://vodtws.com/Read/3067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