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 七成無量 回到首頁

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 七成無量
萬古神帝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 七成無量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雄關星,云海遼闊,神霞萬丈。

一艘艘足有數百里長的船艦,穿過云海,絡繹不絕從地獄界將曾經百族王城星域的生靈,運送到這顆星球上。

凡是能夠在戰爭中存活下來,淪為俘虜的生靈,要么擁有一定的修為力量,要么擁有特殊的奴役價值。

別的生靈,大多都已化為血食、魂食、陰兵……

這是宇宙中弱肉強食的殘酷現實!

迫于形勢,地獄界各大勢力此前答應了張若塵提出的條件,但沒有立即退軍。只是明面上行動了起來,暗中卻在謀劃,等待反擊的時機。

在無定神海分開后,朱雀火舞來到雄關星。

她剛剛下達酆都鬼城從百族王城星域退軍的命令,地獄界各方神靈,便紛紛登門拜訪。

“火舞大人在天堂界大顯神威,算是報了軒轅漣闖酆都鬼城之仇,我等都已聽說,特地前來恭賀。”死族太虛大神空蠶,顯化出神光身軀。

“嘩!”

骨族太虛大神伏川趕到,道:“張若塵如今修為大成,不知火舞大人是如何從他手中脫身?”

“不妥!不妥!火舞大人萬萬不可退軍。酆都鬼城若是退軍,我們便群龍無首了!”艷陽天主如一團恒星般明亮的火光,懸浮在虛空。

“嘩!”

……

神光接連不斷,趕來的神靈越來越多。

有的勸朱雀火舞不可退軍,有的向她詢問張若塵的下落,有的則是阿諛奉承,吹噓她在天堂界的所作所為。

朱雀火舞明白他們的意圖,平靜應對,道:“諸位不是已經答應了張若塵的條件,怎么現在又不想退軍了?”

艷陽天主笑道:“此一時彼一時!當時我們答應下來,只是權宜之計。如今,星空防線和地獄界都已穩定下來,我們十一族完全可以騰出手,狠狠的教訓張若塵,徹底將百族王城和星桓天拿下。”

空蠶語氣沉冷,道:“張若塵提出的條件太苛刻了,僅僅只是賠償的神石,便多達一億二千萬枚。地獄界若是答應下來,今后還要什么臉去征戰天庭?”

“星桓天和百族王城,不過是靠有限的幾個大神強者在支撐而已。我們已經準備了萬全之策,足以鎮殺他們全部。”伏川道。

“星桓天的張若塵,乃是他人變化而成。真正的張若塵,早已離開,由此可見星桓天底蘊不足,只能靠虛張聲勢。”

“如今戰機已到,正是我們地獄界反擊之時。報黑海界之仇,雪大心猿祖界之恥!”

……

各大勢力的神靈,皆戰意高昂,殺氣騰騰。

顯然這些時日,他們是憋了一口惡氣,感到恥辱。

朱雀火舞道:“好,你們要戰,便繼續戰。但酆都鬼城乃本神說了算,今日便會退軍。”

朱雀火舞是地獄界一等一的強者,酆都鬼城更是天尊所在的神城,他們若是退軍,必定影響地獄界大軍的士氣。

在場諸神豈會輕易放她離開?

“酆都鬼城真的是你說了算嗎?”一道浩蕩而悠揚的聲音,從上空傳來。

朱雀火舞抬頭看去,只見,一座高達數十萬米的黑色神殿,懸浮一團漩渦氣云中。神殿周圍電閃雷鳴,有空間裂痕時隱時現。

半尊一襲紫袍,站在神殿外,英姿卓絕,道:“你要退軍,問過魂七了嗎?”

朱雀火舞心中暗驚,坐鎮星空防線的半尊,居然真身來了百族王城星域。

莫非地獄界真的不死心,要全力攻打百族王城和星桓天?

朱雀火舞道:“百族王城的事,本神還做得了主,不勞你原如海費心。”

去過離恨天后,朱雀火舞對沖擊無量境有十足信心,對所謂的“半尊”完全無感,因此,可以直呼其名諱。

“轟隆隆。”

大地猛烈震動。

一只骨蛇游動過來,長著九顆白骨頭顱,死亡之氣滂湃,所過之處皆化為腐地。

伏川和骨族神靈,齊齊向九首骨蛇行禮。

九顆骨首提揚起來,道:“朱雀火舞,你是不是與張若塵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?”

朱雀火舞從未見過九首骨蛇,也從未聽說過骨族有這么一位強者。但它修為極高,達到了心停,無形中釋放出的神威讓朱雀火舞忌憚。

是一個不在《大神論》上的絕頂強者。

朱雀火舞喚出諸神槍,道:“你是誰,竟敢質疑本神?”

“本座是從羅伊骨海的深處走出,專為解決百族王城的事而出世。骨族不可能向星桓天賠償,更不可能退軍。”九顆白骨蛇頭同時吐出人言。

半尊站在神殿外,高高在上,如俯視蒼生的尊主,道:“火舞助張若塵在天堂界大開殺戒,又毫發無傷的脫身,回來后,直接讓酆都鬼城撤軍。這些事都太反常,也就別怪大家質疑!”

朱雀火舞早就料到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道:“那你們覺得本神與張若塵做了什么交易?酆都鬼城撤軍,就可以不用賠償?張若塵還會釋放酆都鬼城座下的全部人質?甚至,本神還能從星桓天拿到好處?”

“實話告訴你們,本神退軍,完全是迫于無奈。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若不退軍,酆都鬼城必然損失慘重。”

“更何況,星桓天可不只是只有一個張若塵。”

“聽本神一句勸告,哪怕不愿賠償,不想贖回人質,也趕緊先退軍。等無量歸來,再攻打這片星域也不遲。話盡于此,諸位愿聽不愿。”

朱雀火舞化為一道火光,破空而去。

玉蟒君背負雙手,沉哼一聲:“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,女子終究是難成大事。張若塵便是有三頭六臂,又打得贏幾個?”

艷陽天主道:“本神曾與張若塵交過手,對他的實力略有了解。雄關星的諸神中,至少有三位可以勝他!他若現身,根本不用神王戰陣,半尊、九首大人、玉蟒君你們三位聯手,必可取他性命。”

半尊悠然道:“朱雀火舞看不清局勢啊!之前,地獄界之所以妥協,而且處處受制,完全是各方面因素疊加的原因。其中本座最大的擔憂,就是星桓天和天庭聯手。”

“張若塵在天堂界大開殺戒,已葬送雙方聯手的可能性。甚至,天庭都可能向星桓天宣戰!”

“如此大好時機,地獄界怎能退軍?本尊再去勸一勸她。”

天空的神殿隱去。

九首骨蛇以傳音的方式,告訴了幾位主戰派:“其實本座有一策,不僅可以有充足的理由向百族王城和星桓天宣戰,還能讓酆都鬼城成為主力。”

艷陽天主問道:“什么妙策?”

“殺朱雀火舞,嫁禍星桓天。”

見眾神齊齊色變,九首骨蛇不緩不急的道:“本神得到消息,離恨天發生了巨變,無論是守望者,還是一些沒有去往北澤長城的無量老怪,全部都已經趕去。所以,此計可行,完全可以做到無聲無息。”

……

功法對一個修士最大的影響在成神前,成神后,更多的需要修士去自悟。

張若塵現在走的路,與古往今來別的修士都不一樣,只能從天地中去感悟。倒是與道家圣賢的一些想法很接近,可以從中學到一些東西。

《通天錄》的確是經天緯地的奇功寶典,但張若塵只是觀悟了三天,便還給神妭公主。

這種功法,必須從凡人階段修煉,才能達到功法記載中匪夷所思的地步。與張若塵現在的路,不太一樣。

《通天錄》更像是修自身,去不斷開發肉身的寶藏。

張若塵將通天神丹的丹方抄錄了一份,看了看丹方上的各種稀世材料,心中逐漸有了如何收集的想法。

材料的確很稀缺,每一種都很難獲得。

換做別的大神,哪怕是一些神王神尊,也未必能收集齊全。

但他卻有不小的把握。

不得不說,神妭公主真的很容易被騙,對信任的人,她是毫無保留的信任,連《通天錄》和通天神丹丹方都可借閱。

張若塵設身處地的思考,覺得自己未必能有如此大度。

時間流逝。

轉眼間,日晷覆蓋的區域,過去了十二年。

十二年時間,這里的血霧和神力被神妭公主、張若塵、玉靈神、小黑全部吸收。

小黑的修為,一舉達到上位神大圓滿,距離大神層次只差臨門一腳,堪比別的神靈數萬年苦修。

他跪伏在地,向石桌叩拜,聲淚俱下,道:“師尊,弟子愧對你的期望。若是給弟子千百年時間,獨自一人將這里的機緣全部吸收,弟子怕是能直接達至無量之下的巔峰。慚愧啊!弟子盡力了!”

張若塵很想一腳將他踢開,只是得到神妭公主照顧,獲得了一絲機緣而已,還真把自己當成問天君的弟子?

“張若塵,你用這種眼神看著本皇做什么?這些年,若不是你吸收得太快,本皇說不定已經破境大神。這是師尊留給本皇的機緣啊!”

小黑對自己很有信心,覺得自己真的擁有赤子真誠之心,是問天君在等的人。

張若塵收獲很大,體內神氣品質增強了一大截,已經堪比身停境界的大神。

肉身強度也有顯著提升,達到七成無量。

萬古神帝 https://vodtws.com/Read/3067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