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499章 言盡于此 回到首頁

第499章 言盡于此
花都兵王蘇菲趙東第499章 言盡于此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女生嬌滴滴的說,“達令……我想你了!”

王猛一臉騷氣,“寶貝兒,我也想你了,不過最近工作忙。”

女生不依不饒,“工作忙?還是母老虎管得嚴?”

王猛急忙解釋,“工作忙,工作忙……”

趙東也沒插話,直到那邊膩膩歪歪的掛斷電話,他這才看了一眼,“猛子,說多了你別不愛聽,郁曉曼人家挺好的,對你也是真心實意,你別玩火!”

王猛抱怨,“東子,你是不知道我在家里是什么地位,我拿郁曉曼當祖宗伺候,可她們家拿我當什么?當奴才使喚!”

“我告訴你,我是真他媽受夠了!”

“這些年,他們郁家的事,我累死累活,就是跑斷腿也得伺候著。”

“我家這邊,但凡有個什么親戚求我辦事,你就看著吧,郁曉曼她鼻子不是鼻子,臉不是臉!”

趙東沒接話,雖然王猛說的可能是實情,可他總覺著道理不是這么個道理。

過不下去,好合好散就是了。

這邊哄著敬著,那邊又暗通款曲,這成什么了?

想勸他兩句,不過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,兄弟雖然是兄弟,可有些事真的不好張嘴。

正想著,王猛那邊感嘆,“東子,有時候我是真的羨慕你,有個小菲這么好的媳婦!”

趙東轉頭,“你是打哪看出來她好了?”

他不禁想笑,說真的,剛接觸蘇菲那會,真是半點都受不了,也沒覺得哪好。

滿身的大大小姐脾氣,說起話來也絲毫不留情面。

高高在上,對他的家世和工作,更是滿心的看不起。

也就是最近,她的性格這才有所轉變。

不說百依百順,但總算能心平氣和的講道理。

對他的工作雖然有抵觸,但不會無緣無故的掛在嘴邊。

王猛那邊豎起大拇指,“別的不說,那是真給你長臉啊,拿得出手,帶的回來!”

“不像我家那位,大餅臉,饅頭腰,我都不敢領出去!”

趙東罵了一句,“滾蛋,有他媽你這么說自己媳婦的嗎?我覺著曉曼挺好,性格爽朗,為人灑脫,比你剛才電話里的那個狐貍精強多了!”

王猛辯解,“你嘴上說的輕松,把蘇菲換成郁曉曼試試,噩夢都能給你嚇出來!”

趙東挑了挑眉,“我跟蘇菲不一樣,我倆在一起是有特殊原因的。”

“不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,當時別說她長的漂亮,她就算不漂亮,我也不會推卸責任。”

猶豫了一下,他還是提醒道:“猛子,咱們是男人,有些責任既然扛在肩頭,那就不能慫。”

“多的不說,那會兒要是沒有郁曉曼的父親,你王猛能有今天?”

“哦,當初用得著人家,千好萬好。”

“現在功成名就了,就嫌棄糟糠之妻?”

“猛子,你給我記住了,那不是男人干的事!”

“男子漢大丈夫,有所為,有所不為。”

“跟郁曉曼過不下去,好合好散,我雖然不支持,但是也不反對。”

“可你要是一邊利用郁曉曼往上爬,一邊又抱著別的女人踐踏她的尊嚴,說真的,咱們兄弟都沒得做!”

王猛不服氣,“東子,哎我就不信了,你跟小菲在一起之后,就沒對別的女人動過心?”

“家花跟野花能是一樣的味道?你就沒有吃膩的時候?”

趙東失笑,“人情社會,誰能摘的那么干凈?”

“我趙東又他媽不是圣人,也有七情六欲,可你記住了,犯錯不怕,懸崖勒馬才是真好漢!”

“兄弟,聽我一句勸,趕緊跟那邊斷了聯系,好好跟曉曼過日子。”

“我看的出來,曉曼雖然脾氣不好,可她心里有你,只是不善表達罷了。”

“說句不好聽的,你王猛將來要是真的遇見麻煩,那個狐貍精會不會幫忙我不知道,她郁曉曼,絕對敢提著刀跟人拼命!”

“這就是媳婦跟情人的區別。”

“所以,看事情別看表面,好女人是寵出來的,你當她的天,她自然就是你的全世界!”

趙東言盡于此,也不再多說。

王猛顯然沒聽進去,敷衍幾句,然后換了個話題,“行了東子,沒發現你這么愛說教。”

“反正我就是你的前車之鑒,你以后記住了,你家女王那邊,你想怎么寵著都行。”

“就一條,千萬別當上門女婿!”

趙東斜眼問,“臭小子,你偷著查我了?”

關于蘇家的事,他從來沒有主動提過,蘇菲更不可能跟他說。

這么一來,肯定是他查到了什么。

王猛自知說漏嘴,嘿嘿一笑,“我就是好奇,你別誤會。”

趙東笑了笑,“我誤會什么?也不瞞你,我當初跟她在一起的時候,磕磕碰碰,還真沒想到能走到今天。”

“總之跟你不一樣,我倆的夫妻關系很復雜,蘇家到現在也沒接受我。”

“說句不好聽的,我就算想當上門女婿,人家都看不上。”

“一時半會跟你解釋不清楚。”

說著,他橫了一眼,“行了,兜了一晚上的圈子,你就別藏著掖著了,一會可就到地方了!”

王猛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都看出來了?”

趙東彈了彈煙灰,“不然呢?要不然我今天為什么帶你過來?”

“大家都是兄弟,能幫忙的地方,我肯定不會看著不管。”

“你以后,也別跟我玩那些心眼!”

他說的心眼,是指那個辰經理。

好端端的,往自己身邊推個漂亮女人?

肯定是有事相求。

只不過,這位辰經理有點倒霉,撞見了蘇女王,一個照面就被斬落馬下。

這些他雖然沒說透,但相信王猛應該聽懂了。

王猛感動的不行,也就沒瞞著。

趙東聽完,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天州一共有四家奔馳的4S店,郁曉曼就是代理商之一。

穩賺不賠的買賣,盯著的人自然多。

以前郁曉曼有父親撐腰,自然順風順水,生意越做越大。

可自從前幾個月,郁爸爸內退之后,郁曉曼就有些撐不住臺面。

倒不是能力不行,而是有人通過關系,直接找上了門,說是想要用兩千萬,買斷郁曉曼手里的經營權。

這不是開玩笑嘛?

不說多的,每年光是賬上的流水,就不止這個錢。

郁曉曼也肯定不會答應。

不出意料,麻煩隨后而來。

先是銀行斷貸,不再以抵押的形式幫郁曉曼接車。

壓力之下,她只能利用現金從廠家全款。

可是幾個億投了進去,廠家卻遲遲不發車。

購車款被押住,郁曉曼最近這段時間也一直不好過。

雖然還沒達到資金鏈斷裂的程度,不過艱難度日那是肯定的。

遲遲交不出車,不少客戶紛紛退訂,轉投其他4S。

如此一來,惡性循環,日子便有些艱難。

趙東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,重新點上一根煙,“說吧,你想怎么操作?”

花都兵王蘇菲趙東 https://vodtws.com/Read/109076/index.html